当前位置:HOME >> 原始点理论 >> 一、论果

发布时间:2014.1.6

一、论果

   “果”指疾病的症与状及衰老的异常形态与异常指数,其因皆由体伤及热能不足所致。至于西医病名及病因,不过是据果的不同特征加以命名,已含在果中,不再另列。

    在生老病死的过程中,随着体伤与热能不足的变化,身体不是走向疾病,就是走向衰老。有疾病与衰老必有症状与异常,症状与异常可感可见,是疾病与衰老之具体表征,而疾病与衰老则是所有症状与异常的抽象代名词。症状可再细分为症与状,其中“症”指不适感、功能紊乱及体力虚弱,“状”指体表组织受损,而症与状同异常一样,都不会产生其他症状。历来的习惯,不论是症或状,都一概统称为症状,但二者常有不同的体伤来源。所谓异常,即异于之前正常的形态与指数,可分为异常形态与异常指数,异常形态指目视手触可辨,但还未达到状的体表组织受损程度的非正常形态,以及仪器检测出来的体内非正常形态;异常指数指仪器检测出来的非正常指数。所有这些异常既非症也非状,所以并非疾病而是衰老。

症状

    “症”的不适感,如疼痛、酸、麻、痒、胀、闷、刺、晕、口苦、灼热、潮热、下坠感……多属他处体伤所致;“症”的功能紊乱,如失眠、烦躁、食不下、气喘、多汗、流鼻涕、耳鸣、耳聋、耳流脓、口眼歪斜、咳嗽、呕吐、腹泻、便秘、小便困难、白带、抽筋、扳机指……或属他处体伤或属本处体伤所致;“症”的体力虚弱,可显示出生命的脆弱或危险,如行动迟缓无力、异常疲惫、瘫痪、肌肉萎缩、暴瘦、声音微弱、面无光泽、高烧、腹泻、肢体冰冷、怕冷、发抖、水肿……多属本处体伤所致。“症”的体伤位置分类仅供参考,并不绝对。其准确位置还必须经按推原始痛点后,视病症改善与否,才可确认为他处或本处,绝不能单凭感觉或目视。“状”的体表组织受损,主要包括伤口及皮肤病,如肿胀、破皮、出血、目赤、口疮、疔疮、溃烂、烫伤、化学毒液灼伤、青春痘、牛皮癣、干癣、红疹、褥疮……属本处体伤所致,可见“状”单凭目视即可分辨。

    这里将“症”与“状”分开,即是为了指出“状”消失后,“症”未必能解除;反之,“症”解除后,“状”也未必会消失。譬如肿痛,常见有肿消而痛未止,或痛止而肿未消的现象,即可证明“症”与“状”可由不同体伤所致,其间并无因果关系。

异常

    目视手触可辨身体的异常形态,如发白、面皱、驼背、高低肩、长短腿、筋结、筋粗、筋紧绷、骨移位、脊椎变形……。仪器检测出来的体内异常形态,如癌肿瘤、子宫肌瘤、纤维瘤、息肉、脾肿大、肾萎缩、脑萎缩、肝硬化、肺纤维化、心血管堵塞、心肌梗塞、脑梗塞、白内障、骨刺、骨头坏死、关节变形、脊椎侧弯、椎间盘突出……;仪器检测出来的异常指数,如异常的血压、血糖、血脂、尿酸、癌指数、肝指数、肾指数、胆固醇……。由于有疾病症状才有医学,因此人之健康与否,是以“有无疾病症状”为准,而所有身体的异常,因为既不是“疾病本身”症的不适感、功能紊乱及体力虚弱与状的体表组织受损,所以也不能作为判断健康与否的诊断依据,也不是“疾病之因”体伤及热能不足,所以不能作为从因解除症状的治疗凭证。虽然仪器亦可检测出体内的组织受损,如气胸、骨折、脑溢血、胃出血、溃疡、发炎、沾粘……,但本处体伤所致的组织受损,不论是属体表的还是属体内的,只要热能不足得以改善,身体就可自行修复,故从因治疗病症时不必再细究体内有无组织受损。

    通过仪器检测发现异常,往往须忍饥挨饿空腹进行,甚至还须忍受像麻醉剂、内视镜、放射线、抽脊髓、穿刺、切片……所带来的不适与风险。殊不知付出这么多代价,查出的异常不仅不是疾病之因,也不是疾病本身。

    现今医学中的一大误区,就是错认果,将衰老的异常当成疾病之因或疾病本身而使病人变多。其实异常与疾病一样,皆由体伤及热能不足所致,所以它是果而非因。如果将异常当成疾病之因,就会犯了两种错误:

    首先是“一症多因”的错。即认为一种症状可由多种异常所致,比如痛症可由异常形态如肿瘤、骨刺、椎间盘突出、关节变形等,或异常指数如高尿酸、高血糖等引起。但原始点经临床实证确认所有症状皆由体伤直接导致,即体伤这一种因可导致多种症状之果,例如头部体伤可导致头痛、眼干、鼻塞、耳鸣、牙痛、面麻等所有头面部病症,也就是“一因多症”,而非“一症多因”。再说“一症多因”意即“一果多因”也于理不通。正如一个母亲(因)可生出很多孩子(果),而一个孩子(果)不可能有很多生身母亲(因)。所以认为一种症状可由多种异常所致的“一症多因”,本质上是“倒果为因”,是不能成立的。

    其次是“果生果”的错。即认为一种异常可导致多种症状,比如:肝硬化可导致腹水、食不下;肺纤维化可导致咳嗽、气喘;糖尿病可导致皮肤溃烂、眼睛瞎;高血压可导致头晕、脑中风;椎间盘突出可导致腰痛、腿痛;肠息肉可导致腹胀、便秘;癌肿瘤可导致倦怠、暴瘦、疼痛,甚至死亡。但异常就像发白不会导致头痛、头晕;面皱不会导致肤痒、溃烂一样,果是不可能生果的。再说要是果可以生果,则如同不需父母,孩子本身就可生出弟妹来;一颗苹果也可以生出同一树上的其他苹果,甚至香蕉、葡萄来,这岂不是天下大乱?因此,认为一种异常可导致各种症状,即一种果可生出多种果的“果生果”观点,本质上也是“倒果为因”不能成立。

    异常不是疾病本身,因为异常既不是疾病“症”的不适感、功能紊乱及体力虚弱,也不是“状”的体表组织受损,而是自然规律所呈现的衰老败坏现象。由于身体衰老败坏程度各个不同,所以即使同属一个年龄层仍会有个体的差异。这些差异,无论如何努力改善,有些仍会超出正常标准,而被视为异常,但这异常却非疾病本身。

    正因为异常既不是疾病之因,也不是疾病本身,所以仪器检测出来的异常,不能反映健康的真实状况。这就是常见身体有病,检测结果却正常;身体无病,检测结果却异常的原因。虽然透过改善体伤及热能不足,能够因此改善异常,但医学要治疗的是疾病症状,而非衰老异常。明了此理,就不必想方设法去追求仪器检测的所谓人为“正常”标准。在诊断上,由此已可看出原始点与西医之间的不同观点,在治疗上,也是如此。比如患者视力减退,西医会先用仪器检查,最后若认为是白内障阻碍眼睛的运作功能,再由眼睛功能不能充分发挥导致视力减退,西医就会采用手术,直接从果解症治疗白内障;原始点则完全不需仪器检查,直接从因按推头部原始痛点,以分辨视力减退的体伤位置。视力减退若属他处体伤所致,按推后就能改善;按推后不能改善,则此视力减退属本处体伤所致,可用温姜汤清洗眼睛,以改善热能不足,间接疗愈病症。综上所述,西医从果解症,不仅需要仪器检查,还要治疗异常;原始点从因解症,既不需仪器检查,也不用理会异常,此为二者最大的差异。此外西医认为果可以生果,即异常的果可导致病症的果,所以为了解决病症,必须治疗异常。但衰老的异常,并非治疗对象,更何况异常指数只是抽象的数据,不会影响体伤,根本与病症无关。只有当其中异常形态(以白内障为例)的果,已影响到本处体伤(阻碍眼睛功能)的因,再由本处体伤(眼睛功能受阻)的因导致病症(视力减退)的果,在这样的情况下,西医才能从果解症治疗此异常形态(白内障)。由此可知,果虽然可以影响因,但只有因才能生果,果是不可能生果的。这也是从因改善体伤及热能不足,也能够因此改善异常的原因。

    总之,医学并非要解决衰老的异常,但如果为了检测正常或解除症状,却将异常当成治疗对象,那就犯了“将衰老当成疾病而使病人变多”与“倒果为因而说一症多因或果生果”的过失,如此治疗不仅违反自然规律,还超出医学范畴。

[浏览数:8947]  [打印本网页]  [关闭本窗口]

上一篇:序言

下一篇:二、癌肿瘤

Copyright © 2013-2016 皇森古楚养生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您是第位访客.
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镇政和中路4号勒水名筑12A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电话:0757-29202045